默河风雨岸

莉莉和糖糖,糖糖和莉莉,一切以村村和噗法为中心

憋说我花心

我可是很虔诚的爱着整个宇宙!!

新年了!!

利物浦抱著手機,眼睛咕嚕咕嚕轉了幾圈,突然靈光一閃從被塞得滿滿當當的相冊裏找出幾張自家的素材,做了一張海報發到ins上面。然後他便裝作什麼都沒發生,放下手機快快樂樂地彈吉他去了。

明顯被新高領毛衣紮得下巴很難受的埃佛頓路過沙發,沒好氣的罵了他一句“大晚上的彈什麼鬼!”。太妃糖順便用他的腦袋磕一磕果盤,自己撒手把東西放下,一邊跑去樓上接電話去了——誰知道大晚上打電話過來的人是誰,但反正這是埃佛頓自己的事,利物浦他管不著。

電視裏據說是來自梵蒂岡的聖誕頌歌還在繼續。利物浦本來在自產自銷地彈last Christmas,結果他的節奏很快就被一首他根本就沒聽過的頌歌帶走,他只能停下、抱著...

@犽,一边看球一边把田耕完了(

其实周一就应该over,但是最近加爆班(x)

还在国家队的鬼啾talk(x)


利物浦裹了裹外套。

他在訓練基地的寢室門口站了很久,還好他離路燈有點遠。國家隊的工作人員在吃過晚飯後三三兩兩百無聊賴的在街上逛,幸好他穿著深色的外套,不太受人矚目。大晚上八九點鐘,離太陽下山已經過去了好幾個小時了。夜晚的風拂過樹梢,剛剛路過的工作人員又都走遠,就利物浦一個人還留在那裏,他覺得自己顯得有點傻。

他不是很認真地在等誰,不過確實有個傢伙還沒有回來。

“嘶……”

他剛剛說自己忘了帶房卡,但是馬上就到,讓利物浦乾脆來門口接他一下。結果默西塞德人一等就等了十多分鐘。

到底是怎麼回事,利物浦想著想...

@犽,试图用手机发文!

忙,但是其实有更新,毕竟万圣节。(喂)


“你滿意了嗎?”

大中午曼聯終於忍不住給利物浦去了一個電話,免不了向對方一通憤懣地詢問。默西塞德人接起電話後愣了幾秒,隨即在曼徹斯特紅魔還未來得及切換線路前大聲嘲笑道:“我還以為以你的性格,至少會等到今天晚上才會給我打電話呢!”

“操你,利物浦!!”

一陣怒吼從聽筒對面傳來,緊接著是驟然切斷後嘟嘟的忙音。利物浦撫摸著胸口,感歎總歸曼聯砸的也不是他家的電話,遍悠哉悠哉地盯著電腦螢幕,繼續準備進一步的續約合同了。

陽光難以被冬日的烏雲完全掩蓋,金色被傾瀉在玻璃牆以外的草皮上、房頂上、還有他的腳邊,讓利物浦不得不感歎:家鄉的寧靜真是美好——可惜三...

@犽,大吉大利~生日快乐~

利物浦很抑鬱,顯然不是因為前幾天球沒踢好。

默西塞德人在球場上緩慢地跑圈,主教練一不在,他們又到了自由閒散的時間。眼下亞瑟不知道又背著手去找誰了,他說他週末要和球員們去安道爾散心,以緩解最近為汽油危機煩躁不已的內心。利物浦真想說他們這些當小弟的人也不是天天出門快樂比賽、快樂回家的,天知道粗眉毛的那個人對他們有多大的誤解。

好的,乾脆去器材室找切爾西他們吧。

利物浦對著陰惻惻的天空翻白眼,一陣寒風吹過,氣溫在用實際行動告訴他室外活動已經到了該被取消的時候。他拎著毛巾和水壺外屋裡走,恰好看見訓練場另一頭曼聯與埃弗頓有說有笑地正從室內走出來。利物浦的腳步被臺階卡得頓了一下,多停留了一到兩秒確認...

@犽,多灾多难的电脑回来了……

“要不要來比一比。”

切爾西挽起袖子露出手臂,很自信滿滿地對著桌子邊上另一位默西塞德人說。當然,區別除了他的自信,還有他倆完全不能無視的身高差體型差。

“我也沒有差那麼多吧!”利物浦在心裡瘋狂吐槽這兩點,不過他也不是傻到莽撞地直接接過切爾西下的戰旗,誇什麼蠻有把握的“我一定會贏”之類的海口。倒是在第三個間接參與他們挑戰的人,阿森納頗有興趣的眼神暗示下,他沒有退縮地握上了切爾西右手。

“我真不知道你們兩個在爭什麼,不就是比誰的名字首字母在前面嗎?要是我和你們同分我還應該在前面呢。”阿森納今天難得看起來有點快樂,說不上來是因為週六贏了比賽,還是因為今天出來開會,還可以出門跟他們在外面摸魚:總...

@犽,我不敢相信我在家还那么忙(

中午的時候,埃弗頓的清靜被一陣手機震動打破。

雖然下午還有俱樂部的事情要處理,不過他其實是打算去市政一趟以進一步商榷新球場的籌建。所以午休時間他願意回家一趟,待到兩點時從家出發,騎著自行車一路拐到河邊的市中心去。

十二點半,埃弗頓在家準備切吐司,放在料理台邊邊上的手機螢幕一亮。

現在想想,大概他應該直接糊弄過去的,這樣還省的他後面發生這麼多事。還好他尚未來得及打開麵包袋子,太妃糖斜靠在窗邊,看見螢幕上跟在署名曼聯的下麵是簡短的兩個字:開門。

埃佛頓來到了客廳,拉開遮光窗簾,外面門口的人就是兩分鐘前興致勃勃給他發消息的那位元元。

“嗨。”

曼徹斯特男人有氣無力地對他扯出一個笑容,還好...

@犽,迟到迟到国家队(

他们真的很多国家队……好想看英超(又不敢


說起來,好像他們沒分開多久似的。

利物浦伸了個懶腰,在國家隊的訓練基地裡,英超的成員們好像沒分開多久便重新聚集在了一起。想想倒也是因為他們聯賽也就比了兩輪,半個多月前這群傢伙還在回味歐洲杯的奇幻遭遇,不過時間不允許他們回味太久。過不了幾周,他們就不得不再次同處咦屋簷下了。

結束早上的訓練,利物浦默默一個人坐休息室內,沒有手機他只好對著窗外的晨光發呆。牆上的時針過了三分鐘,隨著一陣劈劈啪啪的拖鞋的響聲,切爾西從門後露出了一個腦袋來,倒是看到他便表情一變、憤憤不平地離開了。

“……??”

默西塞德紅軍簡直莫名其妙又哭笑不得,而比他更驚奇地...

@犽 捏人+開學季(喂

女生校園!


事情還要從最開始講起。

今天利物浦照舊還是踩點進班級門的那個,問題並不出在埃弗頓沒給她留早飯,而在於她趕車時上錯了班次。在逆行的車上,扒著車門,絕望地看著順行的車次慢慢走遠。還好今天在門口值日的是她好朋友的正職部長,不管這樣好不好,反正曼城對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利物浦哭笑不得地反手背著包在鈴聲中飛奔,裙擺搖曳在秋風中,心想如果還有下次她絕對會請開綠燈的兩位喝茶。

阿森納一定會大手一揮:“沒有必要!!”

矯健的少女一個大步跳躍進班級門內,至少她這次趕得上點,很nice。她抬頭看到不遠處的同座正幫她拉開了椅子笑容可掬地揮手,她趕緊沖到屬於她們第二列第四個的位...

@犽,七夕啦~~~

“你有沒有聽過一個古老的東方傳說?”

利物浦坐在曼徹斯特人對面,雙手墊在下巴下面,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曼徹斯特聯尷尬地撇過腦袋,只當是這個傢伙和他的日本隊友聊了太多有的沒的的話題了。

通常如果夏季有三獅軍團集訓的機會,那麼下賽季的賽程安排一定會發生在他們聚在一起的時間。今年本是為了彌補去年沒辦成的歐洲杯比賽,那麼本次更是不例外。對於俱樂部而言公佈賽程像一場在開賽前舉行的期末考試,從某種角度上決定了一部分他們日後的生死。

曼徹斯特聯在(少見地)喝茶,看到利物浦一副他很閑地樣子,翻了一個白眼:剛剛這傢伙是裹挾著金絲雀一起來的,不過現在諾維奇掙脫了他的束縛,跑去公共的冰箱裡找無糖優酪乳去了。...

⑥摩村记事【夏日暑假爽啦】

“感觉没问题吗?”


法拉利问坐在座驾上的阿尔德里盖蒂,这位前摩托车赛车手对他耸耸肩,给了他一个轻松的表情。

意思是‘不会有问题’。对他而言,他可以在摩托车大奖赛上以每小时179公里的速度刷新赛事的新单圈速度记录。他也可以在受到严重撞车事故、因伤被迫退出摩托车比赛的第二年加入阿尔法车队,驾驶着一辆Tipo 158出现在佩斯卡拉赛道、阿赛博杯的赛场上。这条赛道的征途需要穿过沿着阿布鲁佐山边走过的、长长26公里的内陆路线,经过几个村庄,在一个狭窄的拐角向右,然后在一条六公里长的直道下坡上回到亚得里亚海边。维修站和观众会在直线的尽头等他。为了降低竞争对手通过这些维修站的速度,佩斯卡...

@犽,久违的奇幻文学(x

我感覺一切都回來了!


曼城覺得今天哪裡都不對。

自從前段時間皇城的騎士們舉辦的“交流技能”的盛會結束後,自從他們好不容易把千里迢迢搶走他們獎盃的對手送回去後,曼城沒過幾天休假的日子,便自覺自願自討沒趣地重回到以前“集合-列隊-巡邏-批公文-下班-吃飯睡覺”的規律生活中。簡直讓滿心期待帶薪休假無數次的阿森納瞬間氣壓低到了地心裡,大失所望地在坩堝面前占卜要不要甩掉這位重新再找一個得了。

“看在我魔藥還要再小火慢燉三天的份上,我知道你今天不用追著新生訓練的,也沒有什麼雞毛蒜皮的大小矛盾需要您大人親自決斷的,特別是我也沒有,所以我希望下午六點你出現在魔法部門口。”

早上,尚且打...

@犽,夏令营开始了!(

現在想想,真是幸虧他需要踢比賽,不守在電視機前、切換來切換去,一個螢幕開三個分屏地看完整晚的球。

按道理來說,英超球會常常莫名其妙地比其他聯賽多出很多工作安排來。不過到了五月的第三個星期週末他們必須要和其餘的大聯賽一起結束,以至於在十二月到一月的快車結束後,本來以為可以就此安詳的球會們到了三十五六輪不得不再次快馬加鞭地趕完死線,懷疑自己到底忙了什麼是很正常的事……吧。

利物浦覺得有這種想法的俱樂部那可真是太放縱了,哪怕是早早定下了冠軍席位。

“畢竟本來想靠的是你和曼聯決一死戰嘛,不過下一場還是憑藉曼聯敗給萊斯特城了。只能說成也是鄰居,敗也是鄰居。”阿森納在最後一輪聯賽結束前和他調侃,大誇...

⑤(不是)摩市日常

没啥好看的,自己写完自己都不看(


周一的下午,完成了举办赛事任务的加泰罗尼亚赛道空空荡荡。铁丝网外被风刮来的毛絮在被太阳晒得滚烫的柏油路上滚动着漂过,再不比周末的热闹。蓝蓝的天空下,再热心的观众站在山坡上眺望都看不到一辆赛车的影子。还留在维修区的车队将门口的卷帘门拉了下来,自顾自地在小房间里收拾好最后一点东西,打包运回总部,等着月底的摩纳哥大奖赛。

“梆梆梆。”

“喂。”

铁皮被敲得哗啦哗啦响,鬼知道是哪个家伙大早上的搞出动静来。当英国劲旅满不耐烦地拉起卷帘地一角时,首先出现的显然是两条红色的小短腿,然后是法拉利那张无精打采的脸。

“回去忙吗,不忙跟我回意大利?”假如是这个直来直...

@犽,一周双赛,啾啾走好(

利物浦平心靜氣地在酒店的床上趴著,仰面朝天躺了一會兒,繼而一個鯉魚打挺,在地上做了幾個俯臥撐。

門外是一陣自家工作人員和媒體記者在走廊上交談、紛紛擾擾的腳步聲,啪嗒啪嗒地帶著一些設備和行李走來走去,幾秒鐘後有一個腳步聲從走廊另一端到他門前停止。對方象徵性地敲了敲他家老大的門,然後無需防備地直接打開,帶著一絲疲憊和歉意看著地上的利物浦開了口:“我們走吧?”

利物浦從地上爬起來,拍拍手:“終於決定這場比賽比不了了嗎?”

他的助理教練一臉無可奈何,聳了聳肩表示他也不想在是否舉辦德比這件事上拖拖拉拉。默西塞德紅菊看著對方在等了近一個小時後完全無計可施的樣子簡直想笑,可他又不忍心折磨他在安排隊友們...

@犽,加跟!!(((((其实是怨气还没消

久违的城城(


曼聯本賽季不是第一次對上里茲聯。

可是這大概是他十一年來第一次來到艾蘭路球場,儘管以他的視角來看說,他的約克郡死敵老家和十年前沒有什麼兩樣——老派的方形球場、上個世紀特有的鋼架、黑色和紅色的地磚和牆磚,這些老特拉福德都有,還比里茲的更壯觀好看。這樣看來似乎每一個沒錢、或者固執的不願意重修自己家的俱樂部主場都差不多,乃至唯一使得艾蘭路與眾不同的特色還因為英超還為解開球迷禁止入場觀看比賽的禁令蕩然無存,所以曼徹斯特人不必在老孔雀廣場的李偉北看臺前被大肆嘲諷一番。雖然曼聯在闖過被白色旗幟重重圍住的門口還是不免被阻攔一下,至少他從客隊更衣室到球員通道這段路上還能輕鬆地哼著流行樂,...

@犽,中途紧急大修的耕田((

我还是要说,巴拉巴拉一大堆,差点真的要气死(

希望啾以后有钱,赚大钱,拦不住的那种(


週一的下午,一切意外都從阿森納的一個哈欠開始。

倫敦槍手在自家訓練基地科爾尼悠哉遊哉地做著常規巡視任務,這片包含在赫特福德郡林區裡的訓練基地占地有143英畝,是大部分俱樂部工作人員進行工作、隊員們進行訓練的地方。阿森納對他們的熟悉程度就像他熟悉這裡兩萬七千棵樹木的走向,熟悉這裡的春夏綠樹成蔭,秋天金黃,冬日白雪皚皚。

周日剛結束一場主場作戰的阿森納隊員們今天只用進行稍微低強度的訓練即可,他們的老大們早早地制定了半天的計畫。而槍手看著正在綠茵場上拉伸的隊員們,感歎至少在富勒姆那邊拿到寶貴的一分真...

④摩市日常

这玩意居然有④……我还是去搞我的球吧(速速


阿尔法·罗密欧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肯定不是大金链子大金表,一天三顿小烧烤。

作为伦巴第周边最有名的王老五之一,尽管被人槽过‘你们米兰人都这德行的吗?’,但他恐怕很难放弃他养尊处优的小生活。虽然阿尔法·罗密欧的家业比不上家大业大的都灵车厂,不过他也有漂亮的小庄园、带有白色大理石楼梯的典雅的别墅、花圃里日日盛开的鲜花、私人的山坡和绿草如茵的草坪,林林总总不一而足。他一个人住在那里,伴着一家子伺候他吃喝嫖赌的帮佣,不要便是偶尔登门拜访身份不定的扒蒜小妹——不是,城里的淑女们,小日子过的简直赛神仙。或许阿尔法·...

@犽,欧冠再攒攒(

一边忙乱一边还想不是下周吗,结果(

加油啊!不按道理出牌的那个!


對於島上的居民來講,春天可能真的是一年中偏好的時節了。它不僅僅是意味著黑夜與白晝的交換位置,白天漸漸變長,夜晚的步伐在逐步後退,在連綿不斷的陰雨中氣溫在微弱得幾乎看不見地上升。有些好事應該只配在春天發生,至少對於三獅旗下地俱樂部而言,夠幸運的俱樂部會在春天的末尾收穫一大個獎勵——注意是他們都覺得是運氣好而不是實力強。

按十三屆英超冠軍得主曼徹斯特聯的說法是:不可否認的是運氣同樣是實力的一種嘛。

拿了六個的切爾西很不專心地跟帖道:你要是憑運氣把你隔壁拉下來就罷了,但是換你當冠軍我覺得一樣很礙眼。

拿了三個的阿森納以更...

1 / 18

© 默河风雨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