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河风雨岸

莉莉和糖糖,糖糖和莉莉,一切以村村和噗法为中心

憋说我花心

我可是很虔诚的爱着整个宇宙!!

@犽,鬼鬼怎么办(

需要攢人品的時候必須攢(


眾所周知埃弗頓的業餘愛好是料理。

在你忙完一天以後,回到你溫暖溫馨的家中,終於能夠有時間享受片刻專業足球以外的時間。當加入細砂糖的蛋白在電動打蛋器的高速運轉下逐漸呈現出綿綢的質感,當麵糊沉底的氣泡隨著輕輕地敲打一連串地浮上來時,當平平無奇的胚皮在烤箱裡逐漸換上金色表皮、膨脹、發出陣陣甜香氣時,埃弗頓覺得自己在河畔的生活就好像被室溫融化的奶油乳酪一樣順滑可口。

如果這時候能一邊聽著從他弟那邊傳來的壞消息一邊攪蛋黃糊那就更快樂了。

埃弗頓哼著歌,而在櫃檯對面,是利物浦一臉苦兮兮的死相對著他。這眼下的場景真的使他心情大好,儘管太妃糖並不會真的表現出來...

给哈尔剪了一个生贺当做自己没白嫖。

这首歌好好听哦,之前就觉得很搭!但是没给中文歌词是因为是情歌,所以其实蛮羞耻的。剪得真的好差,但是漫画里九蛋每一帧都可可爱爱(大叫)

原曲叫做Come pioggia d'estate 如同夏雨:

Sei la vita che riparte

你是,重新点燃的生命

L'universo che si espande

无限扩张的宇宙

La necessità

命运编写的必然

Mentre guardi assorta al mare

当你全神贯注地凝望大海


(蟹蟹网易云)


九蛋啊生日快乐!正好今年也是灯系八十年!...

@犽,我终于又开始耕田(

趕在情人節之前,冬休之間(


今天是非慣常的英超會議。

如果不是今年新增加的冬歇賽制,這裡看到有將近一半以上的人會覺得這種會議很麻煩。還有剩下的人,他們大概是倫敦本地的,而他們只是來放飛自我。畢竟事關大局,沒有球會不會為自己的利益而考慮。一邊聽著亞瑟在臺上滔滔不絕發言的利物浦一邊環顧四周,立刻便發現不遠處隔著一個位的曼聯似乎朝他投來了探尋的目光。

“……”利物浦裝作不經意朝對方的方向掃了一眼,紅魔立刻擰著眉毛挪開頭了,還抖了抖桌上的文件,似乎他是在思考上面的議案。

默西塞德紅軍直起身,他覺得曼徹斯特聯的行為簡直是莫名其妙,自己今天沒有做任何出格舉動,連穿著打扮也是合乎體面...

rip

利物浦揉了揉手腕,他的手好些年没有这样冷到僵硬了,冷到仿佛感觉不到皮包骨肉下血管的流动。一个不重不轻没什么分量的包压在他的肩上,他戴着棉衣的帽子,黑色的凉风透过他打着圈的发丝间的缝隙环绕在脖颈周围。他觉得自己下半身和双腿有些肿胀,难以活动,只不过他还在继续走着、走着。天边泛着一丝朦胧的血红的光,在独有几颗孤星闪烁的黑色围幔下他并不是一个人。


在自家土地上的机场里,利物浦觉得自己像个憨缺西。

伦敦对他来说并不陌生,毕竟在他出国前的一段时间他曾在这待过一段青春无敌的岁月,当时他有好些现在早已断了联系的人住在这。后来便是一段很快略过去的时间:他办妥了学校和签证之类的东西,回到...

@犽,回家之前最后一耕!

小組會!


賽後阿森納的表情很不好看。

那時候切爾西和倫敦槍手都留在最後面才離場。阿森納不知道為何一定要留下來多和他對峙幾句,而切爾西,更不用說,他是主場作戰,等他該走了斯坦福橋的大門都該關了。這也幸好沒有什麼人守在這裡,一月的倫敦晚上尤其的冷——紅色的槍手縮在紅色的圍巾裡,忿忿不平地盯著慢悠悠出現的人。藍獅軍團的主人在看到他還堅持等著自己出現的一刹那眼神裡仿佛閃過了一絲懼意,連腳步都退後了小半尺,儘管要不了多久他又恢復成切爾西平時慣常會用到的表情去了。

“你還真能等啊,哎喲哎喲。”西倫敦人胳膊下夾著一大包裝著資料和公文的資料夾,一邊伸出一隻帶著皮手套的手,...

@犽,紧跟时事(((

阿mo和deja你們的Ins怎麼了(


阿森納看了看不遠處的里茲聯——他很久沒見過這個從約克郡來的傢伙了。那個講話帶著一股東北口音的年輕人穿著一身白衣,槍手最討厭的俱樂部主隊顏色,在酋長球場的草皮上熱著身,還偶爾一臉很不以為意球場裡主場球迷的助威聲似的轉過頭來瞧瞧倫敦人的反應,表情說不清是挑釁還是譏諷。而阿森納則安安穩穩地坐在自家新主帥旁邊:他不想在舊友面前表現出沉不住氣的樣子,即便是他知道里茲聯現在在英冠勢頭正猛,他自己則在聯賽上有點關心則亂、自亂陣腳的感覺。

當裁判、球員、工作人員等沒人再經過他面前時阿森納便很不開心地小小聲哼了一聲,使勁地擰了擰眉,企圖在下一刻到來前表現...

我开心地补漫小笔记

xjb写一下大概也就是我个人读后感啥的非常ooc主要是觉得前一篇给老哈的不够好所以我又补了一个但是好像更差了(

dbq哈本来还有个视频的我能等到你生日给你当礼物吗(你根本就不是真粉丝)

我好像写不来带cp的(


(不可能发生的)流亡哈小事


在宇宙的一个小角落,发生的一点琐事。

近看这像是一个人类成年男性,正倚靠在沙漠浴场的帐篷下,盯着不远处的他的目标。他简单的身体结构和外形在这里并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形形色色的生物从他面前经过:长着触须、附足,方解石构造的大眼睛的;凭借着浮力、婀娜飘在半空中的;身高几十英尺的、因此只能缓慢地在陆上行走的;来自邻近星系的纤细的商人,来...

@犽,深夜看球x

發現他們太忙根本沒時間遇上的閒聊(


曼城感覺很微妙。

這不是因為這是他耶誕節後的第一場比賽,不是因為他是本輪最後一個比的,所以覺得或許大家都在關注他的表現。不是因為剛剛狼隊和他握了手:那個棕色頭髮的英超球會力道不很大,朝他點了點頭,示意友好,而曼城則多注意了一眼對面前鋒的體格吞了口口水。

曼徹斯特城還以為自己是個鎮定的人,不過藍月亮還是隱隱約約地有點緊張。按理說不管怎樣他不應該擔心,不該多比對方擔憂。兩隊休息的時間都相同,他的局勢則少較對手好一點。除了不在主場,曼城完全不應該有理由認為比賽結果有什麼差錯。

他看了看狼跑步的樣子,又吞了口口水。

曼城感覺很微妙,而這不詳...

@犽!快乐!

聖誕快車


曼徹斯特聯在沃特福德的賓館裡呆著。他不在老特拉福德邊上好好呆著是因為明天早場的比賽——難得他覺得自己狀態不錯,打平了實力強勁的對手熱刺和曼城,在歐聯和聯賽杯大比分還零封對手,阻止了埃弗頓對他的窮追猛打,所以曼聯不想那麼快放棄自己在積分榜上攀升的機會。他會努力的,同樣暗自希望明天熱刺交壞運,他能同排名第五的謝菲聯商量一下讓對方交出自己的位置。想到這裡曼徹斯特人算了算自己與對方的淨勝球,覺得勝券在握。他要是能贏下一場的話他一定能超越那個六個,這也算是今年很不錯的聖誕禮物了。

至於之後新年到來前的紐卡和伯恩利,那等到時候再說,更別提一月一號那天的阿森納……

說真的,為...

@犽,空中飞啾!

去卡塔爾啦~


“你真是太不厚道了。”賽後紅魔曼聯不無怨言地向太妃糖抱怨,“你幹嘛要追著揍我追那麼緊,我只是個無辜的曼徹斯特人而已耶。”

他說這話的時候正站在客隊區域的門口,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沒多少雙眼睛會盯著他。紅魔臉上運動過後的熱氣混著浴後的味道蒸騰著,頭上還頂著一塊半幹不幹的毛巾,眉頭皺起,表情很嚴肅,但是看上去又有點傻。埃弗頓正在檢查最後一遍確認自己隊每個人的隨身行李沒有落在老特拉福德並準備離開這裡,瞧見曼徹斯特聯突然出現,便照例習慣性地瞥他一眼。“我才鬱悶這場比賽明明我形式大好卻沒有全權拿下呢,”太妃糖對紅魔的態度不比對利物浦的態度好多少,“我可是還離降級區不遠啊...

@犽,德比前攒攒人品(

德比之前


週一的默西塞德是個好不容易獲得的晴天,一個明晃晃的太陽高懸在稀薄的雲層後,絲絲縷縷的陽光緩慢爬過大街小巷缺乏溫暖的磚瓦牆壁,掠過那些低窪處積攢了很多天還沒能乾涸的水潭。然而在眼下的高緯度地區這樣的晴朗又註定不會逗留很長時間,天色不知從何時起就從藍逐漸轉為一片金黃再轉紅最後變藍變黑。而當利物浦哼著歌開車下班的時四周的路燈早已亮起好久了,坐在自己新車裡俱樂部的抬起眼,發現街對面那戶似乎毫無主人在家的動靜,便徑直倒車入庫不作停留。

顯然這幾天沒人能搞壞利物浦的好心情,他一個人在客廳裡搖頭晃腦地給自己倒果汁、準備晚餐,等著青年隊的七點的比賽開始。他的電視機打開了,廣告的音...

@犽,啰啰嗦嗦最近的事(

三分之一的英超


“我真的很煩熱刺。”

在從倫敦郊區趕往赴約地點的路上,利物浦收到過這樣一條來自阿森納的短訊。在近三十分鐘的車程裡他們一直都在就這句話開著玩笑,以驅散太陽落山后愈發濃重的濕氣和寒意,好讓這段距離變得沒有那麼遙遠和令人那難熬。沒想到阿森納見到後又對他說了一遍,一邊還伴隨著一個久未單獨見面的擁抱,代表朋友間的慰問,一邊握了握利物浦的手。或許同樣是剛經歷過一場心驚動魄的比賽,倫敦槍手暖融融的溫度從他摘了手套的手心裡穿了過來,不過對方臉上到明顯寫著對話題物件的不屑。阿森納幾乎是保持著翻白眼的態度,面對利物浦的愣神,再重新聲明了自己的態度:“我不管他是不是換了什麼風波中...

@犽,不知您烦没烦但是我又来浇水了(喂

國家隊一周


“咚咚咚。”

門敲三下,利物浦滿不耐煩地走過去開了門。外面,是表情陰晴不定的埃弗頓站在走廊上。

年紀小的那個忿忿不平地回盯了一眼,側身讓開一條不足三尺的小道,讓太妃糖費盡心思地擠了過去。面對自家兄弟咄咄逼人的眼神利物浦毫不感到半分慚愧,“幹嘛?”他在抱怨,“我才是那個被你撞翻的人吧,好歹算半個傷患,你不能要求我行動的速度有多快。”

“誰還指望你開門。”埃弗頓不屑道,邊說著邊把門禁卡丟到桌子上,同時砸到對面床上的還有他剛從醫務室拿的藥。“不要對著我的床打噴嚏。”那盒感冒藥很顯然不該成為他們兄弟相爭的犧牲品,不過埃弗頓還是用對方能聽得到的聲音說了句‘小沒良心’。...

@犽,在国家队之前先开垦一下(

點還是不點,這是一個問題


切爾西抬頭看了一眼前面熱絡討論var有多令人失望的幾位,覺得自己實在是參與不了話題中去。畢竟他們怨念更深的是其他東西,天不時地不利人不和之類的,而賽季剛開始就不被看好、後來反倒一路高歌猛進的切爾西懂不了四人激烈的心理活動。除此之外今晚更謹言慎行的則是默默跟在眾人,尤其是他哥身後的利物浦。默西塞德的紅軍滿臉欲言又止地看了一眼幾步開外,顯然是很興奮地在和阿森納曼聯講話的埃弗頓,又無聲地看了一眼同樣好像孤兒一樣被遺棄的切爾西,便很快地和對方結成一隊去了。

“兄弟,今晚我還是要感謝你的。”十一月的晚風吹得車利兩張臉煞白,沉默半晌後倫敦人長歎了一句,對著身邊...

@犽,平了(喂

埃弗頓抱了曼徹斯特人一下下


不管埃弗頓在別人心中怎麼看,至少曼徹斯特聯對他有固定的看法。

他坐在太妃糖家私家車的後座上,就他一人,雙紅賽後的利物浦一聲不吭地蹲在他兄弟的左邊。儘管夜幕的降臨時帶走了小空間內的大部分光線,紅魔還是可以察覺到駕駛座上、仿佛心情大好的司機正透過室內鏡,明顯而大方地來回掃視著其餘兩人臉上的風雲變幻。周日晚上,城市的交通迎來了七天迴圈裡又一個小高潮,吵鬧擁擠的車流給了埃弗頓這樣一個方便的機會。

“……”

曼徹斯特聯才不是今晚心情最不好的那個人。他大大咧咧地插著手,抬起頭,視線恰好和太妃糖藍色的眼睛對上,便抿起嘴露出了一個再微妙不過的笑容。利物浦金髮...

@犽,暗搓搓的複健

終於又打開塵封已久的word,十月初的我又回來看球了(


埃弗頓抬起頭,首先映入眼簾的自家客廳規整的佈局。

沙發在左邊,茶几在不遠處,最右邊靠著牆的是他家的電視正開著,發出不大的聲音在空間裡迴響。可以說所有的東西都安安心心地呆在原處,除了多出來的一位頗顯突兀的傢伙——他那個明明不應該屬於這裡的弟弟,利物浦,很心不在焉地正把自己擱在抱枕後頭,縮成一團,對著筆記本前和電視上錄影的資料發呆。對方在太妃糖眼神的示意下堅如磐石地堅持了很久,許久不見埃弗頓不知道他的弟竟然已經可以皮厚到了如此地步。球會給利物浦傳送的記錄作為同聯賽對手的他哥當然不能看,不過太妃糖對那些沒啥興趣。他只是覺...

@犽,我来帮城城补锅(x

和好吧的球擬


面對著街邊那個淺藍色的兄弟,曼徹斯特聯捂著臉長長地歎了一口氣。

“幹嘛,我才是剛比完賽的那個好嗎,還特意陪你來看球,還要在事到臨頭臨門一腳的時候磨磨蹭蹭。”紅魔不滿地抱怨著,他們身邊不斷有散場以後回家的球迷經過,幸運的是他們都沒太注意這兩人的行為——畢竟真要說的話,曼徹斯特城和曼徹斯特聯這鄰家雙雄(熊?)會出沒在安菲爾德周圍對利物浦球迷來講還是一件比較驚悚的事,只不過眼下的主角不會是這邊的主人利物浦。

藍月亮曼城瞪了曼聯一眼,沒有對他的抱怨做出任何回應。末了一邊還朝球場停車出口望望,一邊臉上對同城鄰居的嫌棄和抵抗更甚了。曼聯也悻悻地懶得管他,自己與對方分享了...

1 / 14

© 默河风雨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