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河风雨岸

莉莉和糖糖,糖糖和莉莉,一切以村村和噗法为中心

憋说我花心

我可是很虔诚的爱着整个宇宙!!

@犽 这种小清水文里究竟有什么可和谐的!

冬令時啦·紅色小組


在涼風的吹拂下,利物浦結結實實地打了一個噴嚏。

這個噴嚏不是剛從暖濕濕的淋浴房裏剛出來的那種,不是面對著賽後記者採訪需要拼命忍住的那種,也不純粹是因為最近幾天陽光陰雨重複來回的天氣,而似乎是單純地來自一種背後發冷的惡意——當然啰,任誰收到來自曼聯的短訊都不會開心的起來,更何況是在收穫一場平局的大晚上,在異鄉倫敦的球場外。默西塞德人想到這裏歎了口氣,舉起手機又看了看,上面明明確確寫著“別慌走,一起回去,在原地等我”的字樣。


知道我在哪嗎。利物浦免不了在心裏無聲地抱怨幾句,隨後用丨力地搖頭,就好像多甩幾下就能甩掉私人時間無故被打擾的煩心事一樣。他裹著...

@犽,突然随便耕耕

英超第九輪記梗,是糖哥不愉快的一晚


賽爾提克打來電話的時候埃佛頓正催促著滿臉不在聽的利物浦回房間裏去——或許這個小孩明天可以度過輕鬆愉快的一天,可他還有本輪沒踢的球賽要踢,只不過幸好是主場作戰無需要舟車勞頓,不然埃佛頓早把這個麻煩的傢伙趕到對面去了。他明明乘著大巴回家的時間就已經超過了埃佛頓會以正常態度運行他們兄弟關係的時間,此刻雖關了電視,態度上儼然還一副‘我在車上睡過了所以我現在超精神’的樣子堅持耳聽著平板的聲響手抱著手機奮筆疾書兩不誤的樣子。埃佛頓自己亦不得不在徘徊著收拾了今天睡前該收拾好的東西後再次陪著在客廳坐下,嘴裏‘嗯嗯’地應付了對面幾句。他家的沙發給兩個人呆著顯...

@犽 赶上了QAQQQQQQ生贺

特別智障+奇怪的小故事,希望鬼鬼不會找我吵架((

 

老特拉福德坑爹的不思議事件

 

曼聯覺得自己最近生活得特別不平。

會這樣說他當然有自己的理由:特別當他從球場上下來後卻不得不要去面對贊助商,與其討論完一系列繁瑣的報告結果和條約後續處理之後;在開完一天的會,感到身心透徹的疲憊之後;最後神經兮兮地監視完好幾遍他的員工們,毫無收穫後;在把西裝外套丟到一邊,打開了關機了好幾小時的手機後……紅魔曼聯完完全全、全心全意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為什麼他忙的時候他們可以那麼閑!

按理說曼徹斯特人其實是度過了安穩而寧靜的幾天的,特別是上週末對紐卡的絕殺扳平給了曼聯穩定軍心的信心,...

@犽,年度复健开始!!

新賽季都開始一個半月了才開始寫觀賽小結·英超藍色小組


埃佛頓與曼城趕到聚會現場時,酒吧裏一片寂靜。

默西塞德人倒是沒什麼所謂,倒是嚴於律己如曼徹斯特城這般紳士的先生倒是下意識地看了看表上的時間:木有辦法,倫敦的交通堵塞就是這麼有目共睹,如果不是乘坐地鐵出行的話根本無法准點抵達你想要去的地方,更何況還要考慮到擠不上車的情況——總而言之,兩個遠遠地從自家趕來的人就是比預計的晚到了十五分鐘,這是他們在計畫上的疏忽,不過和他相反的是,埃佛頓卻覺得要是連利物浦都敢和其餘狐朋狗友一道因為自己遲到一會兒而擺譜那真是活得太不耐煩了。

今天是一個好不容易大家本輪的賽程都早早結...

@犽,激情创作!!


眼睛痛嗎?鬼啾複健

 

“喂。”

利物浦正蹲在沙發上一人悶聲不響地玩手機玩得好好的,突然螢幕前就出現了一只手上來打擾到了他的好興致。他滿不耐煩地抬起頭,果不其然看到的是那個曼徹斯特傻聯凝固的傻臉。

默西塞德人當然沒給對方好臉色,不過利物浦的紅魔敵人倒是也不像通常那樣立刻就跟他開始杠上或是繼續恬不知恥地笑話他,而是很專注地盯著他臉上的某一點——準確來說,在利物浦現在暫時佈滿些許紅血絲的左眼裏清晰地倒映出了曼聯那雙金色虹膜正強勢靠近的狀況。他趕緊把對方推遠了些。一手撐在他頭上的人躲閃不及,不禁發出了嘖的一聲,一面馬上苛責地瞥了沙發上的那位一眼,好像在說‘造成這樣還不是你自己不...

男人就是要穿红色才好看啊!(不) 随便发发。

駐唱梗@犽,上班辛苦啦(喂)

埃佛頓拉開一張椅子坐下。

酒保問他想喝什麽,他很不給面子的要了檸檬水,並且拍了不多不少的五塊錢上去沒給小費,不過幸好肩上搭著白毛巾的服務生沒有過於抱怨今晚他的吝嗇。對此埃佛頓也不疑惑,畢竟,不提短暫休息結束後馬上就要到來的季前訓練,現在正在臺上調試吉他的那位也證明了他不是今晚最出格的人。

節目開始前,話筒裏穿出了慣例的試音和線的拖拽聲,還好台下為數不多的顧客並不覺得很刺耳。

“轟隆轟隆。”

“喂喂?”

今天在酒吧登臺的演唱者環視四周,目光特別在埃佛頓這邊停駐了一會兒,埃佛頓便舉杯向他示意,還好利物浦很有表演的職業道德地沒有拋過來白眼。室內偏暗的環境裏突然亮起一盞聚光燈射到舞臺中央,音...

@犽,出现了!是难得的更新!

好像有哪不對勁·糖槍看鬼啾?


像埃佛頓這樣的專業運動員(球會),經驗主義早就告訴他一次成功的出擊通常與其背後千百次與之相關的練習有關。這些不斷重複的行為會循序漸進地在他的身體記憶上留下巨大的影響,最終使埃佛頓下意識地就能做出一系列源於本能的舉動,他在這次世界盃賽場上就是如此——默西塞德的太妃糖不是次次都作為守門員站在賽場上,誠然像他們這種人在百多年的比賽時間裏早就適用於球賽中的各種位置,但埃佛頓在訓練中還是為自己本輪異常重要又不甚熟悉的職責不斷刻苦磨練著,以至於當他做出一次最成功的撲救後他本人都未提前反應過來。

還是幾個熟悉的身影跳到他身上,一陣“埃佛頓你做到...

不知道写了个什么傻吊小故事,@犽

允悲。


世界盃上三喵吵吵小故事續


等利物浦隔著一個小時的時差看完球賽時,他所在的賓館牆上的時鐘已經從零變到一了。他經不住昨天比完賽後便匆匆趕向下一個目的地所帶來的旅程的困倦,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心裏卻不是很想睡。掛壁電視中幾個平時就熟悉得不得了的足球評論員還在口若懸河對剛結束的那場A組小組賽做著分析,以及順便分析了一些如果本屆世界盃東道主以小組第一名的成績出線他們的國家隊會遇上的可能性。利物浦自然是會關心這些,不過比起已經結束了第二場戰鬥的俄羅斯和尚未到來的週六的比賽,鏡頭正回放到在聯賽時屬於默西塞德球會的球員帶著滿臉難掩的失望緩緩走下場的畫面更牽動利物浦眼下的心。他給對...

为我喵和爸爸们攒个小人品

去俄羅斯吧~ 英超智障小短文


有人說,英超聯賽是歐洲範圍內競爭最激烈的頂級足球賽事,旗下活躍著諸多會為了勝利頑強拼搏到最後一刻的球會,無論他們是豪門還是掙扎在保級區裏其場上實力都是不容小覷的,這亦正是英國足球的魅力所在。對此在默西河畔天天接受挫折教育的利物浦同學深以為然,首當其衝就是他面臨著作為唯一一支三喵旗下的隊伍挺進了歐冠決賽卻被西班牙人橫插一杠不幸失利而有可能會被那群其實和他有競爭關係的牲口們(不包括老哥和阿森納)在世界杯期間被嘲笑一整個旅程的風險。畢竟當年他是誇下了海口說看來我們老牌聯賽的尊嚴還是得由我這個最富歐戰經驗的人來維護,不過現在默西塞德人決定等...

拉莱耶民政局小队出动。

克苏鲁风的故事——不存在的,如果这是克苏鲁,大概手艺老爷会爬出来挠死我。


塞壬。


你刚刚走进酒吧的时候瓢泼的大雨就当空倾倒了下来,海边的这间酒吧向来有股潮湿阴冷的气息,但你却不讨厌。灰白冒着泡的海水日夜不停地舐舔着堤岸成堆的礁石,发出连续的轰鸣。现在正是夏天旅游的旺季,而一波又一波台风的到来则让来此度假,享受沙滩、享受美味海鲜的游客数量与往年相比要稀少。

你关上门,饱受摧残的破旧窗棂嘎吱嘎吱地响,极速流动的空气从细缝里争先恐后地挤进室内,它们也在你耳畔恐惧地尖叫着,你对这些统统闷声不闻。吧台的边缘独坐着一个浑浑噩噩的老叟,他是你此行的目的,镇上的居民每一位...

手,生

今天河邊天氣晴·很智障的啾的賽季末總結(?)


加在lofter里的话:我今天才搞你啾的欧冠感言是有原因的,而且刚刚才看了微博有关卡里乌斯的新闻,心痛到爆炸呜呜。


去年的這個時候,利物浦和即將出任他新CEO的彼得·摩爾有了第一次既正式又顯得不那麼正式的線下會面。對方邀他在市中心某一家酒店內喝下午茶,於是他赴約到場時正值下午三點半,位於數十層樓內的餐廳裏空氣中彌漫著松餅剛出爐的豐腴氣息。在繁忙的週一能得閑在此享受生活和樂趣的人算不上很多,紅色球會眼前這位自信的先生很顯然不會是對未來毫無規劃就疲於奔命的人。摩爾攢足‘新官上任三把火’的精神想要與他高談闊論些...

@犽,最后攒人品撒撒土(x

图是……在学校门口拍的!


近期發生的事·啾向


故事是先從哪里開始的呢?想想還要回到去年夏天。

羅馬的八月驕陽似火,異國的樹木和花草在強紫外線的炙烤下散發著靡靡的香氣,勾引著被旅遊旺季的潮水帶來、對此地趨之若鶩的人們。同樣遠赴的利物浦在各國的遊客中看不出有多特殊,但英國人行程的目的不是為了欣賞偉大帝國的遺跡,而是為了談成一筆生意。他通過球探瞭解對方的一名球員瞭解到了十分感興趣的地步,恰逢羅馬今夏在俱樂部帳單上和歐足聯出現了一些問題,因此在球員買賣上他們答應的還稱得上是痛快——這對利物浦來說算一件好事:他和自己的默西塞德團隊沒在意大利花上幾天時間對轉會進...

@犽,填上坑了!五月就没有了x

入夜,開始

 

埃佛頓呆在離劇院幾條街外的麵包車裏,和技術人員守在一起,對喬裝後進入場內自己小隊的部下發號著司令。一道無人能監聽出的頻率網將他們連系起來,萬事中執法人員為嫌犯們布下的陷阱同樣已悄然展開來,參與行動的人員都在靜候著收網的那一刻。這處劇碼的總指揮和審查人們都在總部大樓的指揮辦公室裏呆著,埃佛頓沒有登場的機會,便極冷靜地做著自己一點點補滿天羅地網的工作:埃佛頓在舞臺上頂多幹得是個燈光導演的活或者別的什麼,重不重要只有他的領導清楚,或者對方亦不清楚。這件涉資過億的重大案件今天就要落下帷幕,那些大把大把偽造的信用卡、空頭專案、海外的資金通道,全部都被警方一五一十調查了出來,...

@犽,的城枪x

傍晚,18:30


關上筆記本,埃佛頓抵了抵額頭,疲倦使他忍不住取下眼鏡按摩著太陽穴。他還是那天一樣綁起的金色長髮,透明的桌面上堆成小山的是他看了半個月的銀行帳戶資訊和行動安排,走廊上是他忙碌的同事們。儘管SCD在這起涉嫌金融犯罪和兇殺的案件上的大方向依然由他們經濟特殊犯罪課主導的,中央行動部同樣會有支援參與,但無論如何最重要的話語權怎麼都不會轉到他手上,埃佛頓要聽的還是高級警官的指揮。他不像切爾西或者曼城這樣更在他手下工作的人在行動中通常需要首當其衝趕到第一線去,亦不會像其他那些上級領導一樣全程都駐守在行動畫面前。外面的屬於隊伍裏的人敲了敲埃佛頓辦公室的門告訴他們的老大‘該走...

@犽,一口气没写完的x

午後,14:15


九月的末梢仍遺留著盛夏的餘溫,一輪驕陽堂而皇之地掛在正天之中,烤的遮光板摸著燙手。廢棄已久的酒吧裏許久不曾迎來其他喧囂的顧客,唯餘幾個蒙了灰的玻璃杯、和幾瓶烈酒還被曼徹斯特聯半月前來的時候順手摸進了包間裏——曾經這個男人的身體還很適應這些東西,現在則大部分威士卡都被灑在桌面上,或塗到了經年累月變得粘兮兮的地板上。角落裏的曼聯獨自一人打著瞌睡,可房間內逐漸升高的溫度時他休息得不是特別好,他額頭上掛著一層細密的汗珠,意識在射穿渾濁空氣的陽光下起起伏伏。他倒是不敢開窗,可到底沒能拖著頭疼到混亂的身體在高度戒備的精神模式下堅持的了多久,感冒藥的作用使曼聯不知不覺的昏...

@犽,这不是一个新坑,这只是一个一口气没写完的短篇

最後一天·警匪AU(?


申明:只是隨便寫寫。沒有參考任何資料的寫寫,雖然這麼說還是看了看英國員警的維基百科啦x


早上07:00


“你不用這麼討厭我吧?”

切爾西一邊說著,一邊將一盒看起來就油膩的無比的甜甜圈就想往曼城臉上戳去,一邊戳一邊還面露委屈地表示“虧我還給你帶了早餐”,完全沒考慮到自己一米八九的身高講這句話有多麼雷。

曼城撇了他一眼,清楚自己拗是不可能拗過這位全局都認證過的第一難纏的傢伙的,所以僵持結束後還是端起對方買的咖啡不喝白不喝了起來。在周日空曠無人的早上,一杯熱飲足以溫暖曼徹斯特城的心。也許燙是燙了點,但和他搭檔快一年的切爾西總歸還是記得他的品...

@犽,no 爆肝 any more

糖槍的吐槽場合

 

倫敦人阿森納和默西塞德人埃佛頓坐在一張長凳上,兩人都看著場上二十個少年,不算年輕的門將,和三個裁判在草皮上飛奔,而雙方的教練則不輸頂級球隊主帥地在場邊徘徊咆哮著指點著隊員們:講道理,這周英超小聚沒有如期展開,本來他們兩個是無緣遇上的,不過誰料的兵工廠和太妃糖的錦囊團小隊們額外給了他們應該去考察一下某隊小球員的建議。所以當參與這項工作的兩人都有提前做準備、看球探名單的習慣時,各自身影會出現在對方的視野裏的情況就不存在任何意想不到的了。更何況這兩位其實對彼此的印象都還不錯。

埃佛頓看到阿森納坐在離自己往下數幾排的位置上便打了個招呼,兵工廠也就蹭蹭蹭地跑上來佔據了...

1 / 12

© 默河风雨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