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河风雨岸

莉莉和糖糖,糖糖和莉莉,一切以村村和噗法为中心

憋说我花心

我可是很虔诚的爱着整个宇宙!!

@犽,草草的XDDDDDDDDD

河畔時間


埃佛頓萬萬沒料到他們默西塞德人新年過後的第一次見面會是這般景象。

排除自己永遠是在被折騰這點不談,如果說利物浦市的兩名居民本打算要去對岸拜訪的特蘭米爾流浪者還算好的了——原定計畫產生的原因是埃佛頓得知了對方因連平後又在足總杯裏大敗給了熱刺而悶悶不樂,所以便計畫著一次許久不見的串門。可現實就像每次他準備好一切事物後會發生的那樣,他弟一定會在關鍵時刻給他掉鏈子,眼下的情況便如是令人頭疼了起來:利物浦罕見地毫無精神地趴在了床上,太妃糖準備友好禮貌相待的超白軍則在接到資訊後反倒很不介意地表示還是自己從博肯黑德過來吧,就當散了散心。

“他沒事吧。”

特蘭米爾慣例還是他熟...

@犽,HE的新年快乐(喂)

真實跨年現場


鑒於埃佛頓不幸地在一月一日還有一場球要踢,所以2019的跨年被蘇格蘭的人們搬到默西塞德來過了。

到月底才開賽的蘇超大佬賽爾提克自然是搬了全家家當大包小包從格拉斯哥飛過來,而流浪者是自己不吭不響地買了機票:你永遠想不清楚為什麼老字型大小德比二人從來都不對付,但他們永遠都能同時準確地出現在默西塞德紅藍二人面前。賽爾提克本想好的是一百個沒有對方的完美計畫,他的死敵便同他所料地一樣用慣常的冷漠無視了他,首先先給了利物浦一個巨大的擁抱。當是時屋外的陽光燦爛,只是風有點冷。凱爾特人對面前的景象有些嫌棄有些懵逼,對面門內的埃佛頓則顯得極其尷尬。流浪者整個龐大的身軀全都壓在了手足無措的利...

@犽,我对不起鬼鬼,土下座(喂)

上次讨论到的话题!!就当新年一个梗了(喂):


給曼徹斯特聯的新年快樂


利物浦坐在地鐵上,一會兒看看眼前人,一會兒看看車門口的人潮洶湧。他的屁股能在這個點安安全全挨著椅子純粹是因為膝蓋前段有個人雷打不動地幫他抵著後面一陣一陣擁擠的餘波,曼徹斯特聯在他眼前面無表情,就像他通常會對他的那樣。利物浦從未弄懂過對方的想法,他甚至覺得他和曼聯也可以成為很好的朋友,如果那個平日裏總對大家的話不屑一顧的紅色魔鬼也會對他敞開心扉的話。

曼徹斯特聯注意到他看他的眼神,金色的瞳仁敷衍地在他臉上掃過了一下。

車廂裏‘叮’的一聲響起,正好到站的門開了,一些人從這個沙丁魚罐頭裏逃了出去。可曼聯...

@犽,感觉十二月好多投稿(x

聖誕之前的急刹車(喂)


"我怎麼知道,他是真的一點都沒提前說。"

穿著棉拖鞋在家裏踢踢踏踏地走著的是默西塞德的紅軍,正抱著電話講個不停,同時關切地瞧著外面傾盆大雨。他煲電話粥的時候不care是座機還是手機,只要電話線夠長,就能讓他自由自在地抒發焦慮的情緒。聽筒那邊的德國人是他樂於看熱鬧的一個黃色好友:本來一個小時之前兩人是在通慶生電話的,當所有開心的計畫和不開心的安慰都講完了以後,似乎話題就理所應當地轉到了那些真正的大事上——連電視上在放的聯賽杯都沒那麼重要了,反正利物浦在第一輪就被切爾西早早淘汰,現在看得也是幫和他關係好的那位倫敦槍手在德比比賽中增加人...

难得双红会记一下@premierleague 诗人的激情创作


Red is the sunrise, a blaze of night.

 红色是那一缕阳光/那灿烂之光

Searing passion, ready to ignite.

灼热的激情/时刻等待被点燃

Red is the fire, that borns deep inside.

红色是那一簇火焰/燃于内心

A call of arms, that cannot be denied.

战斗的号令/无以为拒

Red is the blood, that runs through our veins.

红色是那一股鲜血/在体内流淌

A historical battle...

@犽, 是真的夜班车(但是并不是车)喂)

夜班車


石灰街濕漉漉的火車站裏刮的是穿堂風,空曠的月臺上只有寥寥可數的幾名乘客——更少數的人才拿著箱子,畢竟通常來說不會有太多人在周日風雨交加的晚上放棄溫暖如春的家裏遠赴外地。那些大包小包的行人此刻會帶著滿臉倦容搭車一定是為了趕在今天結束前的最後一刻乘上末班的飛機,或是明天早些時的。無論如何,他們的行程可能和剛結束完戰鬥的兩人差不了多少:紅魔曼聯及主場作戰的利物浦都要在明天中午以前抵達歐冠抽籤的會場,為此他們不得不在走下場後就又馬上連軸轉地準備繼續另一段旅程。對於眼下的英超球會而言休息恐怕是留給那些不渴望晉級的隊伍們的,在寶貴的三分面前疲倦不值得一談。

以上當然是場面話。即...

@犽,欢迎回来━(*`∀´*)ノ亻!(喂)

上周赛况反馈(x:


勵志英超快樂多


利物浦走到酒吧門口,突然停下了腳步。

周日,天上的雲層被冬天的風吹拂著不斷變換著令路上沒帶傘的行人心生寒意的形態,雖然在大多數的時間裏南方的城市總還是要比位於北邊的家鄉天氣好多了。但在即將迎來雨雪的十二月,這一整個國家的角角落落其實都沒什麼不一樣的,所以這也能夠很好的解釋為什麼眼下埃佛頓會對親兄弟報以帶了百分之九十難以置信的鄙視的眼神。太妃糖面對著眼前在棉服裏縮手縮腳同時還非要磨磨蹭蹭原地踏步的利物浦,一句“你有完沒完”尚沒脫出口,年紀小的那個默西塞德人便憋不住地對人跺腳抱怨說自己不願立刻進去的原因是“自覺告訴這周碰到那群人肯定沒好...

@犽 胜利真的来之不易XDDDDDD

德比日


利物浦歎了口氣。

他感到自己今晚睡不了那麼踏實,便起身披上外套,在自家的院子裏一圈圈磨磨蹭蹭地走著,唯一還好的是窗簾早就該被拉上的這個時間不會有什麼人此刻還在玻璃背後看著。默西塞德人早就這麼焦慮過了,早在他夏天看到本賽季的賽程後,算下來這肯定比十二月真正到來的聖誕快車後才爆發的焦慮久得多,更不要提今年的足球戰爭正式打響後他們團隊所要面臨的那些問題了。無奈的是利物浦標準的運動作息裏沒有在晚上吸煙的習慣,更不會認為超過了小酌範圍的酗酒能解決問題,所以這點破事總是揮之不去地縈繞在他心頭。儘管這肯定不是利物浦所要度過的最艱難的十二月,只是人到死線來臨前就喜歡把問題放大化...

@犽,希望攒到人品(

接上次(欸)


“嘿……”

切爾西在今天的酒席上鬱鬱寡歡。阿森納和曼聯各瞟了他一眼,仿佛親眼瞧見有一坨黑壓壓散不去的迷霧掛在這人腦袋上頭,還一路帶著火花閃電、提前白色聖誕一個月飄著皚皚白雪。兩個素來不對付的人,紅魔同槍手此刻也不得不無奈地對視了一眼,以交流一番“我們這裏的人越來越奇怪了”的心聲。畢竟,眼下可以看到的是:在積分榜上居高不下的曼城被他們拋棄在牆角,切爾西在忙著傷春悲秋,連本應該正常的默西塞德兄弟都一人霸佔著一個角落——如果這都不算不正常的話那他們也沒什麼可說的了。這般氣氛詭異的景象是後來後到的倫敦兵工廠和恰巧在門口遇見的同伴一進門就映入眼簾的,當時曼聯還在唧唧歪歪...

@犽,补上脑洞~~

不在酒吧喝酒就在國家隊吧~


英國球隊的頭(亞)頭(瑟)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足球永遠是殘忍且平等的”。而我們在這裏先不提這話有沒有道理,至少它曾被千百次的提到過,同時足夠讓那些聽在耳裏的人記住得刻骨銘心。

不想在德比中輸陣的曼徹斯特聯站在伊蒂哈德被燈打得鋥亮的場地中央,面對著四周山呼海嘯般的(敵方)球迷呐喊,拼命組建起己方球門前的防守線來企圖抵禦來自同城對手的一波又一波進攻。曼徹斯特城的臉出現在對面,可他沒時間去管對方此時是什麼表情,反正那個冷血的王八蛋在面對機會的時候帶著的一定是他一貫鎮·定的神色,然後再給他曼聯來一腳。曼徹斯特聯只關注球的走勢,幸好這次它是...

@犽 这种小清水文里究竟有什么可和谐的!

冬令時啦·紅色小組


在涼風的吹拂下,利物浦結結實實地打了一個噴嚏。

這個噴嚏不是剛從暖濕濕的淋浴房裏剛出來的那種,不是面對著賽後記者採訪需要拼命忍住的那種,也不純粹是因為最近幾天陽光陰雨重複來回的天氣,而似乎是單純地來自一種背後發冷的惡意——當然啰,任誰收到來自曼聯的短訊都不會開心的起來,更何況是在收穫一場平局的大晚上,在異鄉倫敦的球場外。默西塞德人想到這裏歎了口氣,舉起手機又看了看,上面明明確確寫著“別慌走,一起回去,在原地等我”的字樣。


知道我在哪嗎。利物浦免不了在心裏無聲地抱怨幾句,隨後用丨力地搖頭,就好像多甩幾下就能甩掉私人時間無故被打擾的煩心事一樣。他裹著...

@犽,突然随便耕耕

英超第九輪記梗,是糖哥不愉快的一晚


賽爾提克打來電話的時候埃佛頓正催促著滿臉不在聽的利物浦回房間裏去——或許這個小孩明天可以度過輕鬆愉快的一天,可他還有本輪沒踢的球賽要踢,只不過幸好是主場作戰無需要舟車勞頓,不然埃佛頓早把這個麻煩的傢伙趕到對面去了。他明明乘著大巴回家的時間就已經超過了埃佛頓會以正常態度運行他們兄弟關係的時間,此刻雖關了電視,態度上儼然還一副‘我在車上睡過了所以我現在超精神’的樣子堅持耳聽著平板的聲響手抱著手機奮筆疾書兩不誤的樣子。埃佛頓自己亦不得不在徘徊著收拾了今天睡前該收拾好的東西後再次陪著在客廳坐下,嘴裏‘嗯嗯’地應付了對面幾句。他家的沙發給兩個人呆著顯...

@犽 赶上了QAQQQQQQ生贺

特別智障+奇怪的小故事,希望鬼鬼不會找我吵架((

 

老特拉福德坑爹的不思議事件

 

曼聯覺得自己最近生活得特別不平。

會這樣說他當然有自己的理由:特別當他從球場上下來後卻不得不要去面對贊助商,與其討論完一系列繁瑣的報告結果和條約後續處理之後;在開完一天的會,感到身心透徹的疲憊之後;最後神經兮兮地監視完好幾遍他的員工們,毫無收穫後;在把西裝外套丟到一邊,打開了關機了好幾小時的手機後……紅魔曼聯完完全全、全心全意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為什麼他忙的時候他們可以那麼閑!

按理說曼徹斯特人其實是度過了安穩而寧靜的幾天的,特別是上週末對紐卡的絕殺扳平給了曼聯穩定軍心的信心,...

@犽,年度复健开始!!

新賽季都開始一個半月了才開始寫觀賽小結·英超藍色小組


埃佛頓與曼城趕到聚會現場時,酒吧裏一片寂靜。

默西塞德人倒是沒什麼所謂,倒是嚴於律己如曼徹斯特城這般紳士的先生倒是下意識地看了看表上的時間:木有辦法,倫敦的交通堵塞就是這麼有目共睹,如果不是乘坐地鐵出行的話根本無法准點抵達你想要去的地方,更何況還要考慮到擠不上車的情況——總而言之,兩個遠遠地從自家趕來的人就是比預計的晚到了十五分鐘,這是他們在計畫上的疏忽,不過和他相反的是,埃佛頓卻覺得要是連利物浦都敢和其餘狐朋狗友一道因為自己遲到一會兒而擺譜那真是活得太不耐煩了。

今天是一個好不容易大家本輪的賽程都早早結...

@犽,激情创作!!


眼睛痛嗎?鬼啾複健

 

“喂。”

利物浦正蹲在沙發上一人悶聲不響地玩手機玩得好好的,突然螢幕前就出現了一只手上來打擾到了他的好興致。他滿不耐煩地抬起頭,果不其然看到的是那個曼徹斯特傻聯凝固的傻臉。

默西塞德人當然沒給對方好臉色,不過利物浦的紅魔敵人倒是也不像通常那樣立刻就跟他開始杠上或是繼續恬不知恥地笑話他,而是很專注地盯著他臉上的某一點——準確來說,在利物浦現在暫時佈滿些許紅血絲的左眼裏清晰地倒映出了曼聯那雙金色虹膜正強勢靠近的狀況。他趕緊把對方推遠了些。一手撐在他頭上的人躲閃不及,不禁發出了嘖的一聲,一面馬上苛責地瞥了沙發上的那位一眼,好像在說‘造成這樣還不是你自己不...

男人就是要穿红色才好看啊!(不) 随便发发。

駐唱梗@犽,上班辛苦啦(喂)

埃佛頓拉開一張椅子坐下。

酒保問他想喝什麽,他很不給面子的要了檸檬水,並且拍了不多不少的五塊錢上去沒給小費,不過幸好肩上搭著白毛巾的服務生沒有過於抱怨今晚他的吝嗇。對此埃佛頓也不疑惑,畢竟,不提短暫休息結束後馬上就要到來的季前訓練,現在正在臺上調試吉他的那位也證明了他不是今晚最出格的人。

節目開始前,話筒裏穿出了慣例的試音和線的拖拽聲,還好台下為數不多的顧客並不覺得很刺耳。

“轟隆轟隆。”

“喂喂?”

今天在酒吧登臺的演唱者環視四周,目光特別在埃佛頓這邊停駐了一會兒,埃佛頓便舉杯向他示意,還好利物浦很有表演的職業道德地沒有拋過來白眼。室內偏暗的環境裏突然亮起一盞聚光燈射到舞臺中央,音...

@犽,出现了!是难得的更新!

好像有哪不對勁·糖槍看鬼啾?


像埃佛頓這樣的專業運動員(球會),經驗主義早就告訴他一次成功的出擊通常與其背後千百次與之相關的練習有關。這些不斷重複的行為會循序漸進地在他的身體記憶上留下巨大的影響,最終使埃佛頓下意識地就能做出一系列源於本能的舉動,他在這次世界盃賽場上就是如此——默西塞德的太妃糖不是次次都作為守門員站在賽場上,誠然像他們這種人在百多年的比賽時間裏早就適用於球賽中的各種位置,但埃佛頓在訓練中還是為自己本輪異常重要又不甚熟悉的職責不斷刻苦磨練著,以至於當他做出一次最成功的撲救後他本人都未提前反應過來。

還是幾個熟悉的身影跳到他身上,一陣“埃佛頓你做到...

1 / 13

© 默河风雨岸 | Powered by LOFTER